第1章 救還是不救?

古代言情字數:2047更新時間:2019-06-02

  未知來生相見否?陌生逢卻在少年?!獋}央嘉措

  近日,顏尚香有些憂心。她面前的是那一座座,破爛不堪搭建的棚屋。而她在那個下小雨甚至都會漏雨的地方,已經住了七天。

  這里是兩百年前的江城,城南的一個貧民窟。她沒有想到,余博士的實驗成功了。

  她從22世紀,打破空間的束縛,穿越到了民國時期。

  原本她在22世紀就很窮迫了,靠著救濟金來渡日。沒想到穿越到民國,仍舊不改經濟上的慘狀。

  “閨女,洗完衣裳趕緊回去燒飯。等我掙到錢,分你一個銅板,買好吃的!”王大叔推著一車子梨子,一副急著趕去賣梨的樣子。

  這個小姑娘七天前剛來這個村子,當時穿的古怪奇特,有些像洋裝,又比洋裝簡單明了的衣裳。

  可畢竟是一個流落在外的小姑娘,他反正人窮了一輩子,也沒有娶妻,就好心收留了她當義女。

  顏尚香坐在河邊的臺階上,此時正在清洗著一大盆衣裳。

  她微微抬眼看向岸上的老王,笑嘻嘻地鼓舞道:“加油,老王!爭取把一車都賣了,回來我給煮一大鍋紅薯!管飽!”

  家里清清涼涼的,有多少食物可以說是幾根手指都數的清。難為的是家里還好有一斤紅薯,這幾天幾乎天天下雨,老王又沒去賣梨子。收入微薄的幾乎可以清零,在這個陌生的民國,她雖然帶著任務過來的,但現下委實憂心生存問題。

  王大叔習慣性地一笑,也知道小姑娘說的寬慰話。若是今天梨再賣不出去,那也就意味著過了今天,明天就沒有吃的了。

  顏尚香邊手洗著衣裳,邊目送著老王離去。

  當她費了好一會功夫洗完一大盆破舊補丁衣服,正考慮著該怎么掙錢的生存問題時。

  突然一陣猛烈嘈雜的腳步聲向她這邊傳來,幾個穿著黑色西裝,帶著黑帽子的人正兇神惡煞地追趕著一個年輕的男子。

  她們這貧民窟從來也沒見到過,穿的這么華麗而莊重的人物。

  因為隔著一些距離,顏尚香沒有看清楚那個年輕男子的容貌,依稀從身型來看,是個十分俊朗的年輕男子。

  顏尚香看著自己這身破舊的粗布衣裳,而同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,那錦緞華服,一看就是一個富家公子哥。人生難免需要仗義相救,更何況她在這個貧民窟。

  若是沒有個人關照一下,那她在這里的生活真可謂是舉步維艱。

  何況她這次穿越來民國。一來成為實驗體,余博士說可以保證她那22世紀因為意外事故,變癱瘓的父親一生無憂地生活。二來母親臨終前的遺愿就是尋回家族遺物,翡翠白菜。

  還沒等顏尚香鼓起勇氣沖上去得時候,那個富家小白臉公子哥已經撞上了她。

  而她那盆剛剛洗干凈的衣裳,也瞬間掉落在在那因為多日下雨路上還是稀泥的地上,摔得臟兮兮。

  顏尚香花了一個小時清洗的衣裳,全部心血白費,那還有先前想要幫小白臉的心思?

  她怒氣沖沖地看向躲在她身后小白臉:“賠我的衣裳?不然我合著他們一塊把你揍成豬頭!”

  陸少燦雙手顫抖地緊緊抓著顏尚香的衣裳,看著眼前這個眉清目秀,面容姣好的女孩。

  微微皺眉指著前面不遠處的黑衣人,焦急地說道:“姐姐,那里有壞人,想要抓我。救救我,姐姐!”

  前面領頭的黑衣人看著堂堂陸大帥的兒子陸少燦,竟然躲在一個小姑娘身后,還向一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求救。果然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傻子,連求救也不曉得選個好點人。

  他瞬間露出越發兇狠的目光,亮出程亮晃晃的匕首。

  毫不留情兇狠地說道:“陸少燦,你他娘的最好還是乖乖跟我走。否者老子今天讓你嘗嘗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絕望。你以為躲在一個黃毛丫頭后面,就能保住你?這里是貧民窟,就算是死了人,警署也不會管的?!?/p>

  顏尚香感覺后背已經被人捏了一大把汗,突然覺得身后的男子比起現在這狂妄的光頭,真真是溫柔善良多了。

  她回頭瞅了陸少燦一眼,嘆息道:“你看著比我大,還喚我姐姐。但既然你叫我一聲姐姐,又專門向我尋求幫助。那我若是這次冒著生命危險救了你,你又該如何報答我?”

  這是個富家公子哥,應該從他身上撈些好處!

  陸少燦屈指數了數,有些懷疑地詢問道:“姐姐,他們有五個人,你就一個人。能打得過嗎?”

  顏尚香雙手其實也在顫抖,可是為了能在民國存活下去,她要賭一把:“廢話,打不過不曉得跑???”

  話音剛落,她就牽起陸少燦的手朝著貧民窟的大街小巷跑去。顏尚香來這里七天了,雖說這里近日天天下雨,也打著一把破傘出去到處轉轉。

  可以說對這的地形結構,大街小巷很熟悉了,牽著陸少燦的手不要命地奔跑。而且專門往九轉曲折、隱蔽的小巷子鉆,所以一時半會那些黑衣人也沒追上來。

  領頭的光頭,帶著四五個西裝大漢追的滿頭大汗,眼睜睜地看著那一男一女消失在巷子的盡頭,突然不見了。他惡狠狠地看著巷子盡頭,那黃毛丫頭真他娘的跑的比兔子還快!

  上頭汪先生交代的事情沒完成,他怕是又要受重罰。

  他憤怒兇狠地看著他們逃跑的方向,他不會放過陸少燦,那多管閑事的黃毛丫頭。讓他逮著了,直接把她賣到窯子里。

  ......

  顏尚香七拐八繞,甩開了那群黑衣人。怕那群兇神惡煞的人還在貧民窟,就把富家公子哥暫時帶回了自己現在住的地方,趕緊關上了大門。

  她這住所是王大叔的,本來就一間屋的。后來她來了,老王就和她一塊兒在這間正屋里搭了一個茅草屋,供她居住。

  陸少燦一見這茅草屋,像是看到了什么很新奇的東西。

  完全沒有剛才劫后余生的慶幸,指著茅草屋的凹進去的頂部好奇地問道:“姐姐,那里是不是有個鳥窩?”

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走势图